达利的母亲对他意昧着什么,怎样把幻想上升到一个系统

信息公开

不合理的事不断地从我们的思想及对现实的震惊中进发出来,然而我们没有察觉到,因为我们被牢牢地束缚着,只能辨出好的感觉、理由和既得经验。然而,奇迹永远存在。在世界灵魂的秘密中,我们拥有一切必要的生存之道,但我们忘记了真理之道。我们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在达利的天堂里,母亲是一个天使。她的血液,她的乳房带给我生命,她甜美的声音摇曳着我的酣梦。她是全家的蜂蜜。我很想喝一喝我的母亲,就像我们楼上的阿根廷邻居马坦斯一家每天下午六点在大起居室里喝他们的巴拉圭茶一样,他们从一张嘴到另一张嘴,分享着同一只吸杯。我也分享到了这个巨型茶壶里的美味,我凝视着小木桶上的拿破仑像,他也凝视着我,我感到一股甜美温暖的液体流进我的身体。这个皇帝有着粉红色的双颊,雪白的肚子,穿着黑色的靴子,戴着黑帽。十秒钟的时间,他的力量就流进了我身体,我变成了拿破仑,世界的统治者。那年我7岁,正和马坦斯的女儿漂亮的乌苏丽塔谈恋爱。一想到要把嘴凑到乌苏丽塔和她母亲的嘴也碰过的地方,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在我全身沸腾。但同时又想到她们是接在别人后面喝的,而不是我的,嫉妒的火星灼痛了我的心脏。多亏了这个小木桶,很长时间我都以为自己是波拿巴。那时,我们散步很长时间,如果返回时我落在了别人后头,那么我所需要的一切就是得有人告诉我:拿破仑,领路!顿时我仿佛跳上了可依赖的战马,立刻忘记了所有的疲惫。

我,达利,已经发现了启示和快乐的小路,幸福的强光只呈现给清醒的眼睛。我整个人都投入了巨大的宇宙脉搏中,用自己的理性作为简单的工具,为事物的本性解码,发现我的迷狂,以便更好地去欣赏它

我仍然记得母亲给我们放映小型电影时,用手转动放映机曲柄而发出的有节奏的声响。我记得有部名为《占领旅顺港》的纪录片,报道的是俄日战争,里面的将军像机器人一样敬礼。我还记得另一部影片《恋爱中的学生》。

我不顾一切,只有经过长时间探求,才能让生命真正的声音在我身体中讲话。

母亲在黑暗中站在我身后,妹妹、朋友和我都眼睛直钩钩地盯着移动的银幕。

记得小时候,我扮演帕杜菲尔爹一个大拇指汤姆一样的加泰罗尼亚英雄,为了让自己免受暴风雨的袭击,有一天居然让一只公牛活生生地吞食了自己,因为在牛肚里无风无雪。过去,我常常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还使劲左右摇晃着头,直到脑袋充血,头晕目眩为止。瞪圆双眼,我能看见一个固体的黑色世界,有亮点点组成的圆圈,亮圈逐渐变成了一个溏心向下的煎蛋,仿佛在幻觉中。如果集中精力,我会看见一对呈此状态的鸡蛋。接着,鸡蛋就会变得不计其数,形成一种柔软的易处理的白色物质,而我就像个面包师把它当成面团揉捏成形。我觉得我位于权力的源头,藏在伟大秘密的岩洞里。我回到了温暖、安全的天堂,回到了赤裸的肉体愉悦的本质。我把这感觉与出世前还在母亲子宫时存留的混乱记忆融合在一起:两只磷光闪闪的巨型鸡蛋犹如一头庞然大物冷酷无情的眼睛,那眼球还带点淡蓝色的眼白。我常饶有兴趣地蓄意重造那些带磷光的幽灵,用力按住紧闭的眼皮,通过这种方式回到我胚胎时期的珍贵模样。甚至现在,虽然没有当下的魔力,我仍可以随心所欲地把自己推回到那个神圣光环一般的天使世界。

信息公开,母亲是个美丽的天使,一想到她我就仿佛看见了她种在阳台上的康乃馨,或是她点缀圣诞节用的小仙人掌

我和妹妹、朋友们还在洞穴玩耍:这意味着我们要使劲挤进一个密室或是其他的洞穴,把自己藏到最不可能被发现的地方,就像我们六个人彼此挤进饭厅窗户上位于内外百叶窗空隙的壁龛里,只有墙的厚度那么深,我让这种很剧烈的拥挤、压力、拘束的感觉抓住我,而我的眼睛透过百叶窗追寻着太阳的轨迹。

我继承了母亲上颚只有两颗小门牙而不是四颗的身体特征。我下颚还有四颗娃娃牙,有一次我发怒的时候,自己敲掉了一颗。

我的睡姿像婴儿一样,膝盖顶着下巴,胳膊放在大腿前,手搁在脸上,拇指和四指挤压缠绕,床单裹着我就像是一个液囊;然后,要是另两个附加条件充足的话一两瓣嘴唇吮着枕头,小脚趾头有一点出位一我能让睡觉神圣的力量侵入我的大脑,我的身体只不过是个支架而已。我回到了最初的壳中,回到了我被驱逐的天堂里。

母亲的逝世让我感到绝望,过了很长时间我仍无法相信她真的走了。她个人可以改变我的灵魂,我觉得失去她是一个挑战,我决心要此生不朽,以此与命运扯平。

特拉依代尔先生的光学灯笼那突然变幻的令人目眩的图片曾对我具有非凡的魔力,几乎在我半睡半醒的情感里注入了人形。它是我记忆摄影感光板的显影剂,让探索变得有意义。女孩的幻影比她自己更真实。同时,这幻影让我抹去真实生活的背景,使她的形象无比强大。我爱上了一个梦,但她坚实的身体、肉体的化身应该和颜色、阳光和她的存在一样可能和明显,这对我来讲很正常。可能我只需去找寻她。我还不知道,为了让幻想成为现实,我得去思考和相信

有只小锡桶里盛满了一种名为巴拉圭的茶,甜美而温热,在桶里我看见了拿破仑的身影,他像一个脸蛋漂亮、颇显性感的美女把我迷住了,因为拿破仑最温柔的部分和母亲最温柔的部分变得一模样了

链接:《疯狂的眼球》

链接:《疯狂的眼球》

副标题: 萨尔瓦多达利难以言说的自白

副标题: 萨尔瓦多达利难以言说的自白

达利年谱

达利年谱

达利年谱

达利年谱

达利年谱

达利年谱

达利年谱

达利年谱

达利认为粪便学很崇高吗

达利认为粪便学很崇高吗

达利传记:摆脱自己的父亲

达利传记:摆脱自己的父亲

达利回忆他的第一节课

达利回忆他的第一节课

达利的父亲真正对他意味着什么

达利的父亲真正对他意味着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