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河,读书心得

信息公开 3
信息公开

信息公开 1

信息公开 2

信息公开,原标题:在幻想与现实间游走

用了几天时间看完了曹文轩的《根鸟》。

《爸爸的河》是杨筱艳的第一部中短篇小说集,含有4个中篇和6个短篇,可以说集中了她迄今为止最优秀的中短篇创作。相较于这位刚刚崭露头角的女作家的长篇创作,我更偏爱她的中短篇,构思精巧,节奏明快,不拖泥带水不慌里慌张,文笔在现实与幻想之间自由转换,有时候让你惊艳。

书中讲述了菊坡少年根鸟因为自己做的一个梦开始了寻梦之旅。根鸟从小和父亲长大,在一次打猎中遇到了一只白色的鹰,鹰的脚边还有一个女孩子写的求救的布条,于是根鸟开始不停的做关于女孩和开满百合花的大峡谷的梦,最终决定踏上西行的路去寻找大峡谷营救女孩。途经青塔、鬼谷、米溪、莺店,经历了奇和玄妙,也遇到过惊险和刺激,有过退缩和堕落,却最终坚定信念,并最终寻到百合花峡谷。

譬如《秋启明的诡计》,罕见地以多动症小学生秋慧慧为主角,她发病时就好像脑子里飞进了一群蝗虫,每天都得吃药。爸爸为了她丢了工作,后来患上重病,无法再照顾她。这时候秋慧慧发现了爸爸要把她送给妈妈,让妈妈带她去美国。“不过,他不想让妈妈女士知道我有病,不然妈妈女士也许不想要我。像以前那样不要我。这就是秋启明的诡计。”于是秋慧慧也有了诡计,两人像玩捉迷藏般各怀心事,互相较量。当秋慧慧被送到妈妈住的宾馆,她准备实施破坏行动,举起花瓶对准大镜子砸下去。这时候,爸爸回来了。小说在结尾时以秋慧慧的口吻写道:“要过街了。我要集中思想,我的思想总是不容易集中,但是现在我必须要集中思想,用力地集中思想。我要牵着他一起过街,因为他在哭,可能看不清红绿灯。”父女携手回家的场景让小说的情感达到了高潮,读完心里发酸,残酷又温暖,你不禁为秋启明的纠结和挣扎难过,也为他们的未来担忧。人类终究无法轻盈地活着,如戴着镣铐起舞,但心底还是渴望那一份依赖,回家是每个人的归途。

文章依旧是曹文轩特有的写作风格:意象唯美。作者不惜用大量的笔墨来为读者创造一幅如诗如画的优美的画面,《根鸟》中是,《青铜葵花》、《草房子》、《红瓦》中依旧,他以独特的美学观,创造了越来越多的作品,让读者爱不释手的作品。

作为一名女性作家,父女关系在她笔下尤其值得玩味。《爸爸的河》是这类作品的另一篇,女主人公苏黎十三岁,父母离异,跟着妈妈和继父生活。她一直嫌弃甚至鄙视自己的亲生父亲,因为他既没文化又很俗气。他们每月在一条破旧的小河边见一面,她把它叫做“爸爸的河”。最后一次见面,她想告诉父亲自己要和母亲以及继父移民加拿大了,不料父亲却先开口告诉她,他要去非洲打工,这时苏黎松了一口气。小说结尾写到爸爸的河没有了,变成了工地。这时,一种淡淡的惆怅弥漫开来,不管她愿意与否,那一条承载着爸爸和她的记忆的河,将烙印在她脑海里,像一张褪色的老照片,带着情感的温度。小说先抑后扬,将主人公矛盾迂回的心理描写得丝丝入扣,表达也更克制,但是对父爱的执着依然和《秋启明的诡计》一样,不知是否跟作者的自身情感经历有关?

在《青铜葵花》的结尾,青铜看到不远处葵花的身影,向葵花跑去,并喊出了葵花的名字。但实际上,葵花的出现,只是青铜太过于思念的幻想,而留给观众的一个悬念。

此外,杨筱艳的教师身份使她对教师和学生的关系有着特别的关注。譬如《暴走的八月》写男生陈子豪被妈妈强迫补习,他不喜欢自以为是的老师曾楚,当他看到电视里说可以向教育局举报在职老师的补课行为时,冲动之下打了电话,结果曾楚被全区通报批评。曾楚感到莫名的委屈和愤怒,出外旅行发泄不满,这时陈子豪像个小尾巴似的跟上了他,他们一前一后在这个炎热的八月里暴走。作者不断转换视角,我们可以看到学生和老师两条叙事线索,或平行或交叉,在结尾处以一场暴雨中的互助达成了和解。作者的教师身份让她更容易进入教师的心理,而在一线工作的经历也让她洞察到双方时而暗流汹涌,时而尖锐激烈的矛盾。

而在《根鸟》这部作品中,依旧是一个意犹未尽的结尾:根鸟第二次西行寻找大峡谷,终于不负有心人找到了这个开满了百合花的大峡谷,还看到了翱翔的白色的鹰,令他十分开心,泪流满面。结尾没有写是否找到那个叫紫烟的女孩儿,正是因为没有写,才更加令人回味。

幻想,是杨筱艳这一阶段创作中另一个令人惊艳的部分。她的幻想不飘渺不诡异,而是摆脱了沉重的现实泥沼开出的奇异的花。譬如《再见,耳朵花》写的是特别爱说话的小男孩卡卡,爸爸妈妈小朋友们没人愿意听他说话。于是他得到了一只住着耳朵花精的蓝罐子,耳朵花精不会说话,可是顶喜欢听人说话……《洞》是另外一篇幻想小说,带点穿越,不过是从现在穿越到未来。十二岁的女生冯简子掉进了一个洞,回去后她就迅速长大、变老,很快成了一个中年妇女。她决定赶紧去办几件事。首先,她去看了那个抛弃了她和爸爸、即使在同一个城市也不来看她的妈妈;接着,她冒充自己的姑妈,告诉老师上次考试冯简子没有作弊;然后,她就成了老太婆,在学校门口摔了一跤,扶她起来的是她喜欢的男生李昊然,李昊然依然那么年轻好看,她满足地叹了口气。

有人说,根鸟这次的寻梦之旅经历了三四年,等他找到的时候,紫烟早饿死了。

在杨筱艳的笔下,你能看到许多不快乐的童年,那种处于边缘地带的小人物的挣扎被她写得栩栩如生。她或许是个独特的存在,抒写着自己眼中和心中所看到和相信的世界,抒写通过幻想希望抵达的彼岸。作为一个正在成长中的中青年作家,她的阅读和创作范围很广,有成人的有儿童的,呈现出复杂斑斓的色彩和未来发展的多元可能性。据说她的长篇新作《老街上的少年》即将问世,期待。

有人说,紫烟可能代表根鸟的妈妈,因为文中说根鸟14岁了,他妈妈在他1岁的时候离开了根鸟和爸爸,也就是离开了13年了,而紫烟恰好就是13岁。并且,当根鸟爸爸听根鸟说起布条这个故事的时候,若有所思,似乎有什么想法似得,并且支持他去寻找。当然,这种说法也比较有悬念,似乎是推理小说的风格。

还有人说,根本就没有紫烟这个人,如同她的名字,这件事也如同烟一般虚无缥缈。

我比较倾向于“根本没有紫烟这个人”的看法,紫烟代表的是美丽的梦想。在根鸟最初说出这个“梦想”的时候,很多人笑话他,只有自己的父亲支持他,追求“梦想”的路途上,他第一次觉得是那样的孤独,但开始的时候还是坚持了下来,后来在鬼谷遇到长脚,差一点就在鬼谷陷不出来,但想到这个“梦想”,就加深了他逃出来的勇气,再后来到了米溪,过了段时间安稳的生活,消磨了他追逐“梦想”的士气,接着到了莺店,学会了赌博,更是沉沦在其中,彻底的放弃了“梦想”,并打道回府。回家后发现父亲快要去世了,临死前父亲还要自己坚持下来,于是根鸟开始新一轮的寻梦之旅,并最终寻到了“梦想”。

这和我们追求梦想的过程何其的相似:最开始信誓旦旦,稍微遇到挫折就有了退缩的念头,最终“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放弃了。后来可能受到朋友或亲人的点拨,再次燃起了斗志,并终将实现梦想。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还有很多读者对《根鸟》有不同的见解,无论和曹文轩写作的初衷是否一样,但是当我们在读完之后去思考的过程中,便是一种思想的碰撞。

最近看了曹文轩的好几本书,现在特别喜欢曹文轩这个作家,他用安静纯洁的画笔,为青少年们,为我们这些成年人们,营造了一幅又一幅唯美浪漫的意境,无论小说中间主人公会经历多少挫折或困难,最后都能迎来明天灿烂的阳光。不仅青少年应该多读,成年人更应该多看。

看到一篇新闻说,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洪子诚分享了一个感人的故事:前几年,他们几位北大老师去南京开会,在宾馆餐厅吃饭的时候,邻桌有位像是初中生的小女孩听说他们是北大的老师很是激动,想要说些什么,却半晌说不出话。许久,女孩终于怯生生地问:“你们一定见过曹文轩老师吧?”“当然,我们就在一个单位里头,天天见面。”她听罢说:“你们真幸福。”这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感动。

曹文轩常有一句话挂在嘴边:“身为教师,就要坚守讲台;身为作家,就要忠于创作。”身为教授,当代文学博士生导师,他培养了刘震云、陈建功、邵艳君等一大批优秀的学生;身为作家,他自始至终都坚持创作优雅优质的文学作品。这一切,更加让我敬重。

无论你们是校园内的莘莘学子,还是职场打拼的职业强人,都建议大家看看曹文轩的作品,相信你们也会从中有些与众不同的体会。

信息公开 3

推荐曹文轩的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