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电影的胜利,类型的辩争与界定

主营业务

内容提要:自从2009年起,国内学术界就出现了“动画纪录片”类型确立与否的辩争,其分歧的焦点是影像的“真实性”;还有学者撰写并译介了国外学者的文章,以证明该类型与创作在国外的畅行。但本文认为,“真实性”还是一个集合概念,相较于纪录片的真实影像而言,动画影像的本质属性是简化,以至于无法担当全景“记录”的功用。因为上述注入了历史、社会现实话题等内容的动画片并未改变动画衍生于“简化”而生的假定性。因此,本文针对国内外出现声音为访谈原声、画面为动画的有“记录”色彩的动画片,提出了两个概念,即历史题材类动画片、社会问题写实类动画片。

2017年1月20日晚,第67届柏林电影节公布了主竞赛单元入围片单,中国动画长片《好极了》(英文名《Have
a nice
day》)惊喜入围,将角逐金熊奖。这是中国动画长片第一次入围三大国际电影节(戛纳、柏林、威尼斯)主竞赛单元,也是今年唯一一部入选主竞赛的华语电影。

关 键 词:真实性/简化/历史题材类动画片/社会问题写实类动画片/越界

据统计,历届入围主竞赛的动画片为五部,而本片是继宫崎骏的《千与千寻》之后,新世纪第二次有亚洲动画电影入围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创造了中国动画电影的历史新纪录。

作者简介:张启忠,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

一己之力三年完成《好极了》

自《中国电视》2009年第7期发表了《动画纪录片——一种值得关注的纪录片类型》以来,国内学者之间就“动画纪录片”类型能否成立,展开了学术争鸣,其逻辑起点在于动画片是否具有真实性。赞成者认为传统纪录片中多有动画标示扮演性片段,主体性论据是在2009年第66届美国电影金球奖中赢得最佳外语片奖的、以1982年黎巴嫩难民营大屠杀为题材的影片《与巴什尔跳华尔兹》;否定者则认为,纪录片无论采用何种形式的动画段落,都需与非虚构特性的历史影像相区别开来,进而指出《与巴什尔跳华尔兹》是以一个失忆的以色列电影工作者通过幻想、梦境和对朋友的寻访才逐渐回忆起了有关大屠杀事件,违背了观众与纪录片之间的真实的契约关系。

1969年出生的刘健是江苏人,1993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大学是学国画,也喜欢音乐和写小说。2001年,他为冯小刚导演的《大腕》制作过3分钟的动画短片。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动画。2007年,刘健创立了乐无边动画工作室,并创作了第一部动画长片电影《刺痛我》,获得了包括意大利城堡动画电影节Fabrizio
Bellocchio
社会奖、韩国首尔数码电影节绿变色龙奖及亚美尼亚国际动画电影节最佳动画长片奖;并且入围有动画奥斯卡之称的法国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长片竞赛单元。

另有学者2011年撰文《动画纪录片的历史与现状》,①梳理了“动画纪录片”类型在国外的存在与演进,并列举了该类型概念在国外电影节上的应用,如2001年在英格兰举办的谢菲尔德纪录片电影节,专门设立了纪录动画片单元;2007年的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电影节也设立了一个单元,展映那些“部分或全部由动画构成的纪录片”。该文在观点上并不新锐,但引用的影片样本的风格与构成却超越了上述辩争的视野。

刘健执导的动画短片还包括《小张》、《鲁迅鲁讯》,其中《鲁迅鲁迅》是他在看了鲁迅的小说《在酒楼上》后获得灵感而创作的,通过对鲁迅先生肖像进行的100次反复描摹来完成作品。其目的是提醒观众,真实的鲁迅究竟是怎样的?

《动画纪录片的历史与现状》列举了英国导演蒂姆·韦布1992年的纪录片《自闭的心灵》。该片对自闭症患者采访的原声为影片声音,但为了尊重患者而采用动画的影像形式。同类风格的影片还包括澳大利亚影片《就像这样》,声音是对三个非法移民而被收容的三个孩子的采访,但画面被处理成“笼中鸟”的隐喻方式。而美国导演杰奎琳·戈新表现美国“9·11”之后美国对于外国人入境苛刻检查的《陌生人来了》,其声音也是对当事人的采访,却借用了游戏《魔兽争霸》的画面风格来设计该片的动画画面,甚至在当事人出镜后,背景还是青面绿发的怪兽。如果上述影片的采访以文字呈现,则相当于新闻采访或口述史,具有一定的实证性,但作为声画结合的纪录片,其薄弱在于其动画形式的影像,简化了当事人的形神状貌,夸大或者外放了影片编导自身的情绪与主张。

《好极了》由刘健自编自导,耗时3年独立完成。这部动画有800多个镜头,几乎是《刺痛我》的两倍。动画片近80分钟的手绘二维动画,原画由刘健自己完成。由于影片过于独特,没有参考案例,在刘健和制片人杨城的坚持和努力下,才得以顺利完成,并入围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可见,《自闭心灵》等影片很难明确归属国内当前公认的动画片类型,也处于前述“动画纪录片”类型辩争的交叉领域,若再以影像的“非虚构性”来裁定动画纪录片类型的确立与否,显然有些乏力。本文也赞同“动画纪录片”类型难以成立的观点,但认为“真实性”是一个集合概念,还未鞭辟入达动画的内在肯綮,或者说,还未真正切近“动画”的本体属性。

《好极了》故事延续黑色风格,讲述了小张为了给女朋友弄到整容费,去抢劫建筑公司工资款,因此引发了一场错综复杂的抢夺。

国外兴起的理念或者概念,不经过转译与界定,显然会发生误读。例如自20
世纪90
年代起,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怀斯曼和他的几十部纪录片作品似乎承载了中国人的纪录片理想。但很多中国人并不知道,怀斯曼从来拒绝承认自己的作品属于“直接电影”,同时完全否认其作品的客观性。在他看来,任何有关纪录片客观性的讨论都是“放屁”。②

正是因为如此,《好极了》从制作开始就得到了欧洲各大动画和电影节选片人的关注。不少欧洲电影节对他的这部新作给予了极高的期待。电影节选片人看过影片后,对刘健和杨城表示祝贺,称赞该片为完美的电影。

就一部动画片的分类设定而言,在国内外也存在些许歧义。例如,加拿大国家电影局动画导演诺曼·麦克拉伦的《邻居》是“逐格拍摄而成的实景电影”,③实际上是通过安排人物造型、动作的顺序,让真人做出真实但非日常化的动作,对人物采用了特殊的镜头使他们看上去就像是在飞行或滑翔。尽管是真人出现,但此时的真人表演如同木偶的变体而已。国内一直将《邻居》视为动画片,但该片获得的是“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而不是动画片奖”。④

澳门新葡京官方网址,独立电影是一场艰苦的单打独斗

相形之下,高畑勋根据日本小说家野坂昭如的自传小说改编的同名动画电影《萤火虫之墓》以及获得第80
届奥斯卡最佳动画奖提名、根据伊朗作家玛嘉·莎塔碧自传漫画改编的法国同名动画电影《我在伊朗长大》,都以儿童为主角,但是透视的却是未变形的真实社会、历史图景。相较于充满梦境、失忆的《与巴什尔跳华尔兹》而言,这两部动画电影更具有切近“真实”的直陈客观性。

出现在柏林的中国片子,除了《好极了》,还有马莉的《囚》以及杨恒等人的片子,它们都是旗帜鲜明的独立电影。

既然动画纪录片的称谓在1952
年就已经运用了,但为什么国外有关评奖机构没有把这两部比《与巴什尔跳华尔兹》更早的动画片归类为动画纪录片?是否有学术、艺术品评之外的影响因素存在?有待考证。而且,通过检索该片的获奖奖项可知,《与巴什尔跳华尔兹》与“纪录”有关的奖项是2009
年美国编剧工会授予的“最佳纪录片剧本”奖。⑤可见,将首部“动画纪录片”的名号给予《与巴什尔跳华尔兹》,国内有误传和夸大的嫌隙。

《好极了》是第一部入围三大电影节主竞赛的中国动画长片。导演刘健是从CIFF中国独立影像展出来的导演。《好极了》并不是刘健的第一步动画电影,刘健导演的动画电影处子作是《刺痛我》,因为经费、时间等问题,以一己之力作画,导致了帧数不够等流畅问题,但所反映的现实黑暗,反而令人感受到了与真人电影不同的真实。《好极了》的制作延续了这种路数,此番入围,也可以称得上是独立电影的获胜。尤其是对比很快要在公众号上刷屏的贺岁档电影,这类电影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对国外概念或理念的简单搬演、迁用,确实存在表述者对同名概念躯壳注入理念的认识偏颇,形成“错置语境性”的误读,这是积极的效应;消极效应则是“橘生南为橘,生北则为枳”。

除了有团队支撑的影视公司,中国存在着不少独立电影人。虽然他们相当低调,有的也很少有广为大众熟知的作品,但他们的存在其实是一股清流,一直默默做着自己的事,外界的喧嚣与之无关,直到拿出作品来说话。这类独立电影人的圈子不大,且经费预算有限,但常常能做出令人惊艳的作品。如中国独立纪录电影导演张赞波,就曾拍出了《天降》、《大路》等引人深思的现实纪录片。

一直被忽视的中国独立电影

独立电影导演南希萨瓦卡曾说过:独立电影实际上是一种思维方式,我曾经以为它最大的特点是资金的来源问题,而我现在清楚地意识到它的界定有关于你讲述故事的思想方法和个性视角。

20 世纪90
年代初中国独立电影刚刚出现时,曾经被笼统地称为地下电影。因为制作成本普遍较低,拍摄完成后有些并没有送交国家电影局接受审查,或者没有通过审查,有些通过审查后未经批准私自参加国际电影节,在国内被禁映。这些影片未能获得在中国大陆公开发行和放映的许可,所以被称为地下电影。

现在对于独立电影的概念已经越来越模糊了,它不同于地下电影,在它的内部有着非常多元的题材类型,目前已举办六届的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简称CIFF)是由国内各高校影像学术研究群体和工作室策划、筹备、组织,并得到海内外相关专业机构的资助,依托于高等艺术院校为发展基地,举办的民间独立影像展映活动。

因为独立电影较为小众,也没有作过多的宣传,故知名度和影响力都远不如团队制作的商业片。但中国并不是没有独立电影,而且数量相当之多,目前较为优秀的国内独立电影有:王竞的《万箭穿心》、高群书《神探亨特张》、郑大圣《天津闲人》、忻钰坤《心迷宫》、曹保平《光荣的愤怒》、李睿珺《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李珞《李文漫游东湖》等。

刘健的《好极了》能够入围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成功,当然也是独立电影的胜利。尽管能否拿下金熊还是未知,但独立电影正在走进大众的视野,并逐步获得市场的认可,这对于大部分默默做独立电影的人来说,是一个好的开始。

​本文为文创资讯原创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文创资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