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京官方网址社会科学书评,聚焦中夏族民共和国野史与文化的方法论查究

新闻中心

2012年初冬,我收到复旦大学赵建民教授最近编集成的《晴雨耕耘录——日本和东亚研究交流文集》(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初读建民兄的书稿目录,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其按“问题意识”立出的七个研究专题(中日文化差异因果择释、中日两国吸收近代欧洲文化比较、兰学:日本近代化的胚胎、传日儒学的逆输出、教育交流求变革、战争胜负察损益、东亚视域观日本)所选的三十六篇论文。再一篇篇看这些论文的题目,就能十分清楚地明了他学术研究的启步;熟悉他所关注的重点在于日本文化和中日文化关系的研究。

内容摘要:5月
19—20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与日本东方学会联合主办的第十届中日学者中国古代史论坛在日本东京举行。卜宪群基于中国学者提交的15篇论文,认为此届论坛反映出当代中国学者在继承前辈学者学术遗产的基础上,受到当代中国社会发展的启示,开始进一步思考与探索中国古代史所取得的最新进展,代表了当前中国古代史研究的前沿思潮与发展方向。据会议主办方透露,为把论坛办成在国际上更具国际学术影响力的高水平、综合性的中国文化交流平台,论坛从明年开始更名为“中国文化研究国际论坛”,将以更为开放的视野,推进以中日两国为中心、适当吸纳欧美及亚洲其他国家学者参与的中国文化研究领域的常态化交流。

研究;文化交流;收获;日本;东亚

关键词:研究;论坛;学者;中国古代史;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东方学会;中国学;学科;中国文化;方法论

中日文化交流史研究的新收获

作者简介:

澳门新葡京官方网址,——评赵建民《晴雨耕耘录——日本和东亚研究交流文集》

  5月19—20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与日本东方学会联合主办的第十届中日学者中国古代史论坛在日本东京举行。

■汤重南

  论坛以“跨学科下的中国历史与文化研究”为主题,聚焦中国历史与文化的方法论探索,旨在从跨学科的立体视角,对中国古代历史与文化研究中的方法论问题进行集中思考与讨论。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南京大学、南开大学、厦门大学、河南大学,以及日本东方学会、东京大学、早稻田大学、筑波大学、帝京大学等高校和研究机构的近30位学者与会。

2012年初冬,我收到复旦大学赵建民教授最近编集成的《晴雨耕耘录——日本和东亚研究交流文集》(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初读建民兄的书稿目录,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其按“问题意识”立出的七个研究专题(中日文化差异因果择释、中日两国吸收近代欧洲文化比较、兰学:日本近代化的胚胎、传日儒学的逆输出、教育交流求变革、战争胜负察损益、东亚视域观日本)所选的三十六篇论文。再一篇篇看这些论文的题目,就能十分清楚地明了他学术研究的启步;熟悉他所关注的重点在于日本文化和中日文化关系的研究。如书稿中的《论〈日本外史〉的撰刻和在中国的流传》《森有礼的〈日本教育〉在中国的翻译及其影响》《大阪兰学始祖:桥本宗吉的生平和业绩》《江户时代杰出的町人学者:山片蟠桃》《志筑忠雄的〈历象新书〉翻译与儒学自然观》《西博尔德的日本研究及其国际影响》,以及《17-19世纪初东亚文化交流的奇葩——朝鲜通信使访日及两国对中国文化的关注》等等。细读这些论文,则不能不承认:这些论文,都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均为国内日本史学界研究的“第一篇”,弥补了学术研究的空缺,提出了自己的独特观点;这些成果确有很好的学术影响和社会效益;故其创新、开拓之功,确不可没。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卜宪群、日本东方学会理事长池田知久为开幕式致辞。卜宪群在致辞中对论坛十年来的工作进行了总结,并予以高度评价。他认为,论坛以传承中日两国学术交流为目的,以推动两国中国古代史研究的发展为宗旨,从捕捉中国古代史研究前沿信息、引领学术研究思潮的角度出发,先后设定了一系列宏大且具有启发性的议题,围绕中国古代史研究中的史料认知、贵族制度、地域文化、科学技术、时代划分、对外交流与研究方法等主题,不断进行广泛而深入的探讨,使得中日两国的中国古代史研究在研究内容、视角与方法等各个层面不断取得新进展,在两国学术界产生了巨大影响。现在,中日学者中国古代史论坛不仅是中日两国历史学界交流的重要媒介,也逐渐成为两国文化交流的重要渠道之一。

又如第二个研究专题“中日两国吸收欧洲近代文化比较”的四篇论文,既有中国和日本吸收欧洲文化方面的比较,又有更为全面、综合的对两国近代化的比较,还紧紧地围绕与欧洲近代文化的密切关系展开论述。这些论文,不仅有学术分量,而且有超越中日两国的东亚、东西方的视野,更能体现出其总结经验教训和寻求历史启示的参考价值。而这正是建民兄“做学问”的学术追求和明确的治学原则。所有这些跟他在历次学术会议上的报告、发言中所强调和提倡的——我国的日本史研究,须要重视研究江户时代史、加强日本文化研究、注重中日欧的比较研究、并把日本置于东亚乃至世界视域中考察等——主张、观点是一脉相承的。建民兄的可贵之处更在于,对这些原则、观点,自己不仅是力倡,而且是身先士卒,是身体力行的。

  结合会议主题与各自研究领域,中日学者共提交论文20余篇。学者们的研究时段涵盖了从先秦到民国,研究视野从中国扩展至世界,研究主题聚焦近年来中国史研究中的诸多热点问题,不仅有在实证研究基础上的理论省思,也有对于方法论的专门探讨;不仅有关于中国现代学术脉络的回归与思索,而且有对未来研究路径的大胆探索与倡导。卜宪群基于中国学者提交的15篇论文,认为此届论坛反映出当代中国学者在继承前辈学者学术遗产的基础上,受到当代中国社会发展的启示,开始进一步思考与探索中国古代史所取得的最新进展,代表了当前中国古代史研究的前沿思潮与发展方向。

日本史研究跟研究日本现实问题是既有联系又相区别的,犹如他在《自序——在日本和东亚的研究交流征程中求索》所作的形象比喻:研究历史是色香味具佳的“满汉宴席”;
而现实问题研究则是为解决眼前果腹的“快餐”。历史研究不仅要弄清历史真相,还要为解决现实中的问题提供准确而行之有效的启迪和思考。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历史认识问题”一直是梗在中日关系健康稳定发展中的一道“坎”、一个“结”,作者秉持“历史研究要与现实相联系”的精神,为评论日本社会右倾化、批判日本右翼势力否认侵略战争及其暴行的谬论,多年来撰写过
《“大东亚共荣圈”的历史与现实思考》《评析甲午战后日本对台湾的“一体性规划”》《略论“南京大屠杀”中的图书劫掠》《占港日军劫掠冯平山图书舘始末》,以及《从文化的认知认同中寻求更多历史共识》(2005年获《中日关系史研究》编辑部首次优秀论文评奖时的“荣誉奖”)。这些论文富有针对性和现实感,这对于我们如何寻找和确定历史研究的课题也不无启发。

  池田知久在致辞中除了对论坛的顺利召开表示祝贺外,更主要的是从论坛的主题出发,对近代以来的日本中国学进行了反省。他认为,日本明治以来的中国学研究,分别从中国哲学、中国史学、中国文学三个学科方向展开,并进而在各自的学科方向内进行了更细密的专业区分。由于专业之间、学科之间严重缺乏交流和渗透,导致了日本中国学僵化的专业壁垒、学科壁垒的形成,这既限制了中国学研究者的研究视野,其研究方法也未必适应中国文化的实际状况。针对这种状况,论坛主办方认为,很有必要站在21世纪的时代高度,探讨日本中国学“跨学科”研究的必要性和可能性。池田知久指出,会议主办方所倡导的“跨学科”研究,主要包含两个方面内容:一是空间的“跨学科”,即突破中国单个国别的空间和地域限制,从东亚文化、汉字文化圈、儒学文化圈甚至全球史等更为宏大的视角出发,来展开中国文化的研究;二是学科区分的“跨学科”,即打破中国哲学、中国史学和中国文学间的学科壁垒,超越近代以来的欧洲学术传统,凸显中国学研究主体的自在性和研究对象的整体性。他说,论坛主办方并不奢求本届论坛能对以上问题做出理想的回答,但只要能为打破壁垒哪怕仅仅提供“一石之力”,也算是成功。

通观建民兄的书稿,大致可以看出他的学术研究思路和方法。除了学术研究与教学相结合、历史研究与现实相联系以外,他通过纵向考察、横向探索,注重在宏观视野下的实证和比较,即在大视野下注重微观的考释和实证,从而形成了极具个性化的研究格局和特色。尤其可贵的是,他始终强调和践行的学术研究要重在创新:即理论创新、观点创新、方法创新、挖掘资料创新。如他前不久在依据原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重撰《一幅近世近代中日交流的文化地图——从〈日本外史〉、〈日本教育〉窥探跨文化传释》一文(刊于《东北亚学刊》2013年第1期),成为文集的压轴篇。作为中日文化交流史研究的“新视域”,它对于这个既老又新的中日文化交流史研究的课题,无疑是一种新的延伸和拓展。确实,学术研究只有坚持创新才能具有永恒的生命力。

  中日学者中国古代史论坛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与日本东方学会创办于2009年。论坛每年一届,由中日双方轮流承办,至今已成功举办十届。据会议主办方透露,为把论坛办成在国际上更具国际学术影响力的高水平、综合性的中国文化交流平台,论坛从明年开始更名为“中国文化研究国际论坛”,将以更为开放的视野,推进以中日两国为中心、适当吸纳欧美及亚洲其他国家学者参与的中国文化研究领域的常态化交流。(周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