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公开我是清都山水郎,今夜求醉的说说句子图片

信息公开 1
信息公开

今夜求醉的说说句子图片

信息公开 1

1,今夜求醉无果,早点歇息。思绪久久不能平息,望明月,对影相思,独酌似三人。

我在看着你,我知道,你也在看我。我看你的时候,或伤心,或展颜,或长眉深锁。而你在看我的时候,却是始终一样的清和,不笑,不怒,不嗔,不怪。像那湾浅水,从云深处来,到云深处去,沾的只是草木的芳香。

2,举起一樽心的真,不管是追忆,还是相思,满酌何须今夜长,不求醉人,只愿醉心。

你在每一个字里,如忘,如了,如放。

3,抛开旧情独告退,醉能解我梦唏嘘,今夜但求醉入,睡情尽拒不欲有泪,默默回望着过去,跟她多少散聚,但我感觉,已知今次,难复再,
励志美文摘抄500字,情深已坠,心内只觉情错种,爱苗消散暴风中,失落未能挽回来,无奈爱不愿再来。

你在每一个句子里。如“斜风细雨不须归”,如“更无一点尘埃到,枕上听新蝉”。

信息公开 2

我的想象里,你是一袭白衣的云游僧,从山中来,衣角上还沾着云朵。人间不是归处,你只是轻轻飞过,飞过时遗落了

4,醉红尘,今夜谁与吾同醉,问君心何予忧伤,心惆怅,泪仿惶,何以为情殇?尘缘已了?人已醉,红尘滚滚皆为泪,风逝一缕轻愁,夜半静观万千泪,魂归千载寻颜尽,心无虑,只求醉卧红尘。

一株草,一脉香,一段渔歌。

5,有时候,每晚喝点酒,有人只为睡个好觉,有人为了忘记烦恼,有人为了驱寒,有人为了驱走孤独,有人为了保健,有人为了求醉,今夜你醉了吗?古人云:酒不醉人人自醉,葡萄美酒夜光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今夜求醉,喝点红酒、白酒、葡萄酒,一小杯就醉了。只是没有山水美景山林情趣,唯有都市霓虹,灯红酒绿,没有诗中的酒意醉意。

我在你的气息里。我宁愿就这样在你的气息里。

6,清风不识路,吹散漫天乌云布。(唯美句子)。年少贪欢,罗帐春寒,雏鸟待哺云归处。明月不问星罗幕,今朝不问情何物,但求一醉,明朝再论,
同学聚会,今夜是谁误。戚戚不语,凤鸟初鸣,笑意眉梢驻。

年华渐老,惟愿青山伴我——

信息公开 3

宋词中很多渔歌樵唱,此时最先想到的是朱敦儒。

7,所谓的一场戏,若演便是余生残年,让时间来冲走这一切,镜中人,水中明月,求不得。花摇曳,情若残,人是缺,何人还记得戏子惹垂怜。望长白,飞雪连天。烹杜康,醉今夜,一场戏,百余年,青铜门,生残念。

那个自称“麋鹿之性,自乐闲旷,爵禄非所愿也”的朱敦儒;

那个“志行高洁,虽为布衣,而有朝野之望”的朱敦儒;

那个被当时人誉为“天资旷逸,有神仙风致”的朱敦儒;

那个“以红尘为畏途,视富贵如敝屣”的朱敦儒。

为自己,他可以疏狂;为故国,他可以泪流如雨;为家人,他可以腼颜屈膝。

朱敦儒是一个可爱的人。

今日,在烟火气息中读他的山水情怀,读一字可近山,读一词可近水,读一阕则可以忘记此身何身、今夕何夕。

离不得红尘,暂且寻章摘句吧,暂且做半个梦。梦里,山近月近,我是长空中的一只飞鸟。

月中玉兔日中鸦。随我度年华。不管寒暄风雨,饱饭热煎茶。   
居士竹,故侯瓜。老生涯。自然天地,本分云山,到处为家。

禅师说:青青翠竹,总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

常常以为,我们生活的就是俗世,离禅甚远。于是,常不惜千里万里,去寻禅机,去遇灵犀。以为听了梵音便会心静,以为入了寺庙才得清凉。

其实,都不是。

不管寒暄,不管风雨,饱食之后,烹一壶热茶。

这里,寒暄风雨都是法身吧。这里,粥饭热茶是否也都是般若?

心静则凉。就如同自然飘起的茶雾,如同四处氤氲的淡香。到东则东,到西则西,无心,无欲,无牵,无绊,所以自在。

我们,当然可以凝神,屏息。不是等待茶凉,是在茶的飘散中随它去了寥远。

日子就这样简单。不必居有竹,不必想那个种瓜的东陵侯。

月生日落,年华轻轻度。老了也好,古来尊者卑者贤者愚者智者钝者,谁人不老?谁又能躲过时间?

老了也好。老了可化轻烟,老了可以长成青青草。

轻轻一笑。学朱敦儒吧。

出门见青山,抬头见白云,我在云山之间,飞时飞,落时落……

帐掩秋风一半开。闲将玉笛吹。过云微雨散轻雷。夜参差、认楼台。   
暗香移枕新凉住,竹外漏声催。放教明月来。共清梦、两徘徊。

燕归梁,这词牌亦好。有草屋,有泥巢,有双飞燕子归来。一切无拘无束,天地自由自在。

秋夜长静。疏风,微雨,轻云,加一个闲人,加一脉笛声。

这样的境界,不唤明月,明月也会来吧。暗香盈袖,明月在怀,不语相谙。

帘外有青竹,竹影疏离。一声声的更漏,是唤谁醒来,还是催谁睡去?

当然是睡去。睡着可得清梦,梦里自有明月。

庄周梦蝴蝶,醒来不知是蝴蝶变成自己,还是自己变成蝴蝶。翩然之间,浑然忘了物我。

朱希真携月入梦,牵衣执手,一样的白衣飘飘,一样的清约模样。哪一个是我,哪一个是月?

红尘烦扰,词里暂得清凉世界。喜欢朱敦儒,喜欢这一句“放教明月来。共清梦、两徘徊。”

深夜长诵,只为得梦秋水长天,天上云轻月白。

青垂柳线水平池。芳径燕初飞。日长事少人静,山茧换单衣。箫鼓远,篆香迟。卷帘低。半床花影,一枕松风,午醉醒时。

朱敦儒醉酒醉得雅致。花影,松风,这样的疏落洒脱,真是,不醒也罢。

古人醉酒,都醉得可爱。

辛弃疾醉了,醉眼惺忪: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如何”。只疑松动要来扶,手推松曰:“去”!

李白醉了,眼也不睁: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苏轼醉了,怡然大睡:肴核既尽,杯盘狼藉。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

古人喝酒,没有功利,有功利则写不出如此美妙的句子。

信息公开,所以,他们可以不择环境。幕天席地,舟上,马前,长亭,古道,举酒则饮,饮则长醉。

所以,他们可以不择果蔬,有也可,无也可。

古人喝酒,喝的是性情,是心境,是兴致。

像今天这样,青柳垂地,草径芬芳,燕子初飞。

时光正好。

更何况,日长,事少,人静,难得的浮生半日闲。

喝酒,喝酒吧。

呼来青山换盏,再唤绿水更酌,我与箫鼓纂香同醉。

花影也来,松风也来,伴我,做扶疏的清梦……

芙蓉红落秋风急。夜寒纸帐霜华湿。枕畔木瓜香。晓来清兴长。   
轻舟青箬笠。短棹溪光碧。去觅谢三郎。芦花何处藏。

最是深秋时节。夜寒,霜重,风急,凋落了芙蓉花瓣,满地残红。

此景当伤,当悲,当愁,当泪落。

可朱敦儒偏偏不去苦秋。

一切的零落萧条到了他这里,只留下木瓜的香味。夜也是宁静夜,梦也是清嘉梦。

希真嗜睡嗜梦。

昔时陈抟嗜睡,一睡少则月余,多则百日。曾做《睡歌》,歌曰:臣爱睡,臣爱睡。不卧毡,不盖被。片石枕头,蓑衣铺地。……三四君子,只是争些闲气。怎如臣,向青山顶上,白云堆里,展开眉头,解放肚皮,一觉睡去。管甚玉兔东升,红轮西坠。

这仙人睡的真是潇洒。

“夫大梦大觉也,小梦小觉也。吾睡,真睡也;吾梦,真梦也。”

朱敦儒亦以睡避红尘,真真是好事。

大梦初觉,清兴悠长。自可以驾轻舟,戴箬笠,执短棹,向溪光绿水深处。

芦花开处,亦有人垂钓吧,舟随意东西,鱼自由来去。

那是被称为“钓鱼船上客”的谢三郎。

那是后来成为青原法系玄沙师备禅师的谢三郎。

两个渔者,一对真人。

对隐隐南山,一丝独钓。

有何不可。依旧一枚闲底我。饭饱茶香。瞌睡之时便上床。   
百般经过。且喜青鞋踏不破。小院低窗。桃李花开春昼长。

没有什么不可。

喝茶时,全心全意地喝;吃饭时,全心全意地吃;饭饱茶香,瞌睡便睡。

这是心地澄清的人的生活。

禅师说:佛法原来无多子,吃茶吃饭又着衣。

朱敦儒的境界就是这样,简单,朴素,纯粹,清静。

百般都经过。繁华也好,凋零也罢,都只是如风烟,飘过,散了,消失。

那么,就去踏山邀云吧。且喜我还有青鞋布袜,伴我四方。

还记得若山牧水那首草鞋诗吗?

草鞋啊,你快点破吧;

前天、昨天、今天,已经穿了三天了,

我善穿草鞋,你善做草鞋,想起咱们

同行山川时,我舍不得丢弃

这可爱的草鞋

这是怎样的青鞋呢?踏过薄霜,上过岭头,有云的痕迹,有草的气息。昨天伴我,今天伴我,明天依旧伴我。

唐寅也说:料得青鞋携手伴,日高都做晏眠人。

而此时,正是桃李花开,春昼正长。

一切都是恰好。

无人请我,我自铺氈松下坐。酌酒裁诗,调弄梅花做侍儿。   
心欢易醉,明月飞来花下睡。醉舞谁知,花满纱巾月满杯。

无人请我,我自铺氈松下坐。

朱敦儒何其率性!其实,又何须人请?这天地,这云山,这青松,谁说不是我的?是我的,我则想来就来,想坐就坐。

我在我的天地间酌酒裁诗,歌舞自在。谁为我斟酒,谁为我研磨,有是谁红袖添香。是那个含苞待放的梅苞,是那个掩靥含羞的梅朵,是那个飘然若仙的梅瓣……

是调弄梅花做侍儿啊。

也曾经,林和靖在孤山遍植梅树,日日对梅饮酒吟诗,以梅为妻。明末张岱为之题铭,曰:云出无心,谁放林间双鹤?月明有意,即思冢上孤梅。

这是林的风骨。

而这一份对梅的情怀不也是朱敦儒的风骨?

何况,还有明月相伴。

心欢易醉,酒不醉人人自醉。

醉了最好。那样遥遥的明月就飞下来了,就落在花间了,就那样缱绻睡下了。我在这样的月光花色中翩然起舞。谁可懂我的心,谁可知我的情怀,谁又能晓得我要说的话……

花落下来,月光满怀,他们自然知晓,他们懂得。

荀子说:匏巴鼓瑟而流鱼出听,伯牙鼓琴而六马仰秣。

李白说: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辛弃疾说: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山水知音,永不厌。

你有红尘嘈杂扰攘,我有明月清风梅花相伴。

青山永远不老,清风长在,梅花亦年年绽放。

张潮说:梅以和靖为知已,可以不恨矣。

那么,希真,你也可以无恨了吧。

日日深杯酒满,朝朝小圃花开,自歌自舞自开怀,无拘无束无碍。 
青史几番春梦,黄泉多少奇才,不消计较与安排,领取而今现在!

词有另一个版本,“青史几番春梦,红尘多少奇才。不须计较与安排,领取而今现在”。差别只是一个词,黄泉和红尘。这里,我宁可选择“黄泉多少奇才”。古来多少人,无论贫者富者贵者贱者有才者无才者有道者无道者,都成了尘土,没有差别。红尘依旧喧嚣,汲汲于功名者,鸢飞唳天,完全忘记了身后的路。

如朱敦儒者,在这样的黄泉与红尘之间寻着自己的梦境。

日日深杯酒满,朝朝小圃花开,自歌自舞自开怀,且喜无拘无碍。

这就是他们。

对花而酌,浅斟深醉。醉了可歌,醉了可舞,醉了可忘形,醉了可忘身前身后事,也忘来世今生。

这样无拘无束无牵无绊的时光真是自由自在。

禅师说:晴天时,则爱晴;雨天时,则爱雨;有乐趣时,则快乐;没有乐趣时,也快乐。

日日是好日。

今朝有酒有花,可以歌舞自乐。明朝酒没了,花落了,依旧歌舞开怀。这样,才是境界吧。

我们今日好好地生活即可,明天就不知道了。

所以,我们不用计较过去未来,不去计较成败得失,领取而今现在。

活在当下。

那么不论晴雨悲喜,我们可以身安然,心亦安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