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独秀与鲁迅的,蔡元培和鲁迅小说

信息公开

信息公开,鲁迅的中短篇小说集《呐喊》是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上的经典,这早已人所周知。这本集子怎么会编成出版的?除了作者鲁迅本人,还有一个人切不可忘记,那就是后来成为中共创始人的陈独秀。

 

《呐喊》中的第一篇小说《狂人日记》发表于1918年4月北京《新青年》第6卷第4号,这当然与当时主编《新青年》的钱玄同的“催逼”密不可分。此后,鲁迅一发而不可收,《孔乙己》《药》等小说接连刊载于《新青年》。到了1920年8月22日,正在上海主编《新青年》的陈独秀给周作人写了一封信,信中说:

    一

十五日的明信片收到了。前稿收到时已复一信,收到否?《风波》在一号报上登出,九月一号准能出板。兄译的一篇长的小说请即寄下,以便同前稿都在二号报上登出。稿纸此间还没有印,请替用他纸,或俟洛声兄回京向他取用,此间印好时也可寄上,不过恐怕太迟了。

蔡元培和鲁迅小说,这个问题是最近读木心文章引起的。

八月廿二日

木心有一篇名为《鲁迅祭——虔诚的阅读才是深沉的纪念》(2006年12月14日《南方周末》)文章,其中为说明鲁迅小说的杰出而引证道:“‘狂人日记’‘阿Q正传’一发表,真有石破天惊之势,蔡元培在致周作人的信中说:‘读了令兄的《孔乙己》和《药》,实在佩服到了五体投地呀五体投地……(大意)’”。

鲁迅兄做的小说,我实在五体投地的佩服。

木心的引证不对,蔡元培不会这样说。

查周作人日记,陈独秀这封信于1920年8月26日收到,该日日记云:“下午得仲甫廿二日函,新刊月报一册”,这“新刊月报”当指1920年5月《新青年》第7卷第
6号。信中所说的《风波》正是鲁迅新作小说,后刊于1920年9月《新青年》第8卷第1号,这也是陈独秀首次经手发表鲁迅的小说。而信中的附言“鲁迅兄做的小说,我实在五体投地的佩服”,虽只短短一句话,却足见陈独秀对鲁迅小说评价之高。而信中说的周作人“译的一篇长的小说”,当为俄国作家科罗连珂的中篇《玛加尔的梦——基督降生节的故事》,后刊于1920年10月《新青年》第8卷第2号。

这是个记忆性错误,可这错,在木心却不应该。因为,即便对“五体投地”是谁说的记不真确,但根据蔡元培与鲁迅关系,也应该判断出此话不会出自蔡元培。

有趣的是,陈独秀当时与周氏兄弟联系,经常致信周作人,有什么事要告诉鲁迅,也是托周作人转告。鲁迅日记1920年8月7日云:“上午寄陈仲甫(小)说一篇”,应该就是指这篇《风波》。但陈独秀并未直接复信鲁迅,反而在8月13日致周作人信中说:“两先生的文章今天都收到了。《风波》在一号报上印出,先生译的那篇,打算印在二号报上……”“两先生”就是指鲁迅和周作人。接着又在上述22日致周作人信中再次说到此稿的处理。然后,他在同年9月28日致周作人信中就提到了为鲁迅出版小说集的事:

蔡元培是前清翰林,又是民国元老,在当时有着极崇高的社会地位,而鲁迅写小说之时,几乎还不为社会所知;蔡元培是民国第一任教育总长,鲁迅曾是其部属,在教育部任职长达十余年,直至1926年离开北京;尤其是,蔡元培与鲁迅是绍兴同乡,蔡长鲁十二岁,是乡前贤与后生之关系且有很深的个人情谊,鲁迅就是由蔡提携从绍兴走出往南京往北京教育部任职的,同样,周作人去北大,也出于蔡的关照。如此种种,鲁迅写了几篇小说,蔡元培怎会说什么“五体投地”这种既不符礼仪也不合情理的话?而且是写信对周作人说?

二号报准可如期出板。你尚有一篇小说在这里,大概另外没有文章了,不晓得豫才兄怎么样?《随感录》本是一个很有生气的东西,现在为我一个人独占了,不好不好,我希望你和豫才玄同二位有功夫都写点来。豫才兄做的小说实在有集拢来重印的价值,请你问他,倘若以为然,可就《新潮》《新青年》剪下自加订正,寄来付印。

这错发生在其他人或可理解,发生在木心有点不可思议,这说明木心不了解蔡元培与鲁迅。木心祖籍绍兴,又出生成长于浙江乌镇,这个年纪的读书人而不了解两位伟大的乡前贤,实在有点说不过去,所以说,此错不应该。

中秋后二日

那么,这“五体投地”的话究竟谁说的?

1920年中秋节是9月26日,“中秋后二日”就是9月28日,陈独秀29日付邮。周作人日记1920年10月2日云:“下午二时返,得仲甫廿九日函”,即指此信。此信之所以重要,是因为陈独秀首次在信中提出了为鲁迅出版小说集的设想。“豫才兄做的小说实在有集拢来重印的价值”,可见陈独秀对出版鲁迅小说集充满期待和信心,而且他还提出了具体的方案。如果鲁迅当时接受了陈独秀的建议,把他的首本小说集编好寄给陈独秀,那就极有可能是由与陈独秀关系密切的上海亚东图书馆印行了。

陈独秀说的,是陈独秀对鲁迅小说的赞语。

但是,不知何故,陈独秀这个建议,鲁迅并未采纳。周作人当时还未与鲁迅失和,不可能不把陈独秀这个建议转告鲁迅,陈独秀的这个建议也不可能不使鲁迅有所触动。鲁迅或许想再多写几篇小说,使自己首本小说集的内容更为充实才付梓,也未可知。不管怎样,鲁迅的《呐喊》直到两年之后才由其学生孙伏园主持的新潮社正式出版。然而,陈独秀对鲁迅小说的推崇和为出版鲁迅小说集所作的努力,应该在鲁迅作品出版史上记下浓重的一笔。 
    

出处在陈独秀给周作人的一封信,收在周一九四五年写的“实庵的尺牍”一文中(周作人《过去的工作》,上海书店1985年版,第60页)。“实庵”为陈独秀写有关文字学文章时的署名,周沿用之。文中,周引了陈独秀十六封信,均去其头尾而只存内容。其第十二封信如下:

十五日的明信片收到了。前稿收到时已复一信,收到否?“风波”在一号报上登出,九月一号准能出板。兄译的一篇长的小说请即寄下,以便同前稿都在二号报上登出。稿纸此间还没有印,请替用他纸,或俟洛声兄回京向他取用,此间印好时也可寄上,不过恐怕太迟了。八月廿二日。

鲁迅兄做的小说,我实在五体投地的佩服。

按周的说明,此信以及第五至第十六封信是陈独秀离开北大、北京往上海、广州办《新青年》时所写,除第十六封为民十(1921)年发自广州外,其余都是民九(1920)年发自上海。所以,此信为陈独秀一九二零年八月廿二日所写。

《过去的工作》一书中的文章均写于一九四五年,还有一姊妹篇《知堂乙酉文编》,两书前者收文十五篇,后者收文十七篇,大都记述名物风俗掌故。《过去的工作》中,与“实庵的尺牍”相类文章还有两篇,“饼斋(钱玄同)的尺牍”和“曲庵(刘半农)的尺牍”。

 

那么,蔡元培是否欣赏鲁迅小说呢?

很难说。

一九三八年,鲁迅逝世后两年,《鲁迅全集》编成,蔡元培为《全集》作序。蔡序不长,其中涉及鲁迅小说的为以下一段文字:

环境的触发,时间的经过,必有种种蕴积的思想,不能得到一种相当的译本,可以发舒的,于是有创作。鲁迅先生的创作,除《坟》、《呐喊》、《野草》数种外,均成于一九二五至一九三六年中,其文体除小说三种、散文诗一种、书信一种外,均为杂文与短评,以十二年光阴成此许多的作品,他的感想之丰富,观察之深刻,意境之隽永,字句之正确,他人所苦思力索而不易得当的,他就很自然地写出来,这是何等天才!又是何等学力!

综观鲁迅先生全集……方面较多,蹊径独辟,为后学开示无数法门,所以鄙人敢以新文学开山目之。

   
此文很著名,不但为鲁迅研究者所熟知,而且还选入中学语文泛读教科书。但这是否就能说明或证明蔡元培欣赏鲁迅小说?

不能!因为蔡元培几乎没读过鲁迅小说。

   
蔡元培是个大好人,尽管地位崇高,凡人请作序题跋附议列名,乃至推荐入学介绍求职援救入狱……,几乎有求必应,这在当年是众所周知的事。鲁迅是其同乡后辈,曾经部属,多年情谊所在,由其给全集写序,无论地位声望和个人关系自是情理中事。可写序,仍然不能说明蔡欣赏鲁迅小说。

一九三八年四月三十日,为写序事,蔡元培曾给许寿裳一信:

……接马孝焱兄函,说关于《鲁迅全集》作序问题,先生有与弟商酌之处,敬希示及。弟曾得许广平夫人函,嘱作序,已允之,然尚未下笔,深愿先生以不可不说者及不可说者详示之,盖弟虽亦为佩服鲁迅先生之一人,然其著作读过者甚少,即国际间著名之《阿Q〈正〉传》,亦仅读过几节而已,深恐随笔叹美,反与其真相不符也。

           
(高平叔撰著《蔡元培年谱长编》第四卷第437页,人民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

这就清楚了,蔡元培并未读过鲁迅什么小说,连《阿Q正传》也未读完,事实上,不仅鲁迅小说,就是鲁迅其他文章著作,蔡几乎也未读过。如此,蔡写序才必须向许寿裳问询,何者可写何者不可写,如此可掌握落笔深浅。因此,蔡序中即使那几句常被引用的“感想之丰富……”,实在也只是泛泛而谈。

那么,蔡元培对鲁迅小说以及其他文章著作的真实感想如何?据笔者读鲁读蔡所得印象,鲁迅逝世时,蔡送的挽联应该可大体代表其态度:

著作最谨严,岂惟中国小说史;遗言太沉痛,莫作空头文学家。

2014/5/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