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年后还能找出来再读的中短篇小说,托尔斯泰曾指出契诃夫有印象主义者的特点

信息公开 1
信息公开

问:托尔斯泰曾指出契诃夫有印象主义者的特点,契诃夫的小说是如何体现印象主义的?

20160901

信息公开 1

塞林格《破碎故事之心》

托尔斯泰指出契诃夫小说中的这个特征,是指契诃夫小说的所起的革新作用。高尔基曾说:“我们在读契诃夫小说的时候会有这样一个印象:仿佛在一个悒郁的晚秋的曰子里,空气十分明净,光秃的树木,窄小的房屋和带灰色的人都显得轮廓分明。一切都是奇怪的孤寂的,静止的,无力的,空漠的青色的远方……跟苍白的天空融合在一块儿…,作者的心灵跟秋天的太阳一样。

love is a touch and yet not a touch.

高尔基的话印证了托尔斯泰对契诃夫小说所持的观点。在契诃夫的小说里,我们的确看到的是一幅幅似乎静止的人物与自然画面。契诃夫的小说很少拖泥带水,很少有传统小说中那种一环紧扣一环的连续性。读契诃夫的小说,就象进入生活中的人物画廊,使你直接感受生活是什么样的,他们在说什么,想什么!但又很少带有冲突性。契诃夫小说最醒目的特色是情节淡化,作家着重于日常生活中普通现象的描绘,从中揭示出人物的思想变化和性格的发展。象《小公务员之死》这短篇,就是通过切尔维亚科夫一生胆小拘谨,畏首畏尾那种胆怯的奴才心理,竟为了打一个喷嚏而送了命。故事就这么简单,可揭示的是当时俄国官府里“大人物”奴役小人物的普遍现象。奴才性格令人发笑,但又令人同情。

爱是患得患失。

《变色龙》也是一组画面,那位神气十足的沙俄警官奥楚洛夫处理一件被狗咬伤的事件,他注重关心的是那条狗的主人是谁?而对被狗咬伤的工匠毫不在意,为了确准这条狗的主人的身份地位,他竟在众人面前,反复变脸五次,一听是长官大人的狗,竟奴颜婢膝向狗低头哈腰起来,露出一付狗相。

从这里可以学到,中短篇小说要有一个能触动读者的点。情节总体上要流畅,但情节只是为这个点服务的。

《套中人》也画出了一种人相,不管有无风雨,出门总是带着一把雨伞,以防万一,不管冷热寒暑,总是把自已包裹得严严实实,一生唯唯诺诺,就怕丢弃什么,患上什么病,其实的确患上了恐惧症。

要几千个字就能显露这个点。字再多一点就成中篇小说了。

通过对人物的行为举止的正确描绘,细致地刻画人物的心理活动,使得读者从人物举止动作中看出其内心世界和精神状态。是契诃夫小说艺术的一大特征。

塞林格和卡佛可以再读读,琢磨琢磨他们写幼童、写家庭的技巧。

契诃夫的小说重在抒情,他写的中短篇小说,情节不多,也不多作铺垫,而是短小简洁,内容深厚。“内容比文字多得多“。契诃夫本人也说:“我善于长事短叙”。他认为:越是严密,越是紧凑,就越富有表现力,就越鲜明!他的创作践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不多的人物形象,特定的自然环境,却往往写出一篇震动心灵的杰作来。

20160908

契诃夫爱情小说《带阁楼的房子》给人的印象也总是带着轻轻的忧伤,诗意缓缓流动着青春的脚步。米修西这位苗条而美丽的姑娘与画家那种蒙蒙胧胧的爱恋,竟如薄雾轻纱一般,稍微遇到一点外界的阻力,就被冲散了。这个爱情悲剧揭示了诗意的友谊和爱是难于冲破社会中的陈规陋习的。光有爱而没有勇气和力量战胜环境带来的阻力,爱是不会长久的。而这篇小说还真是高度印象化了的,因为小说始终是没有起伏跌宕的故事情节,而是流水似的几组画面,美而哀伤!

契诃夫《带小狗的女人》

总之,作为一个有创造性的作家,他写下的一系列作品的社会价值,艺术价值和教育意义是深刻的。

读了许多遍,每次都觉得似有千言万语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契诃夫怎么能写得这么好呢!这么简洁,这么流畅,这么真实,这么能调动读者情绪。任何一个小说作者哪怕一辈子只写出这样一篇短篇小说,也就足够了。

契诃夫是与人民生活紧密相连的作家,因而他的作品是永恒不朽的!

古罗夫去斯城找安娜,在剧院里等她,描写再普通不过,却像真实发生过的事一样。古罗夫看见镜中自己的白发,从而感到自己的苍老,再联系活了这样老才真正感受爱情的悲从中来,第一次读到这样的描写时,我就有了这恐怕是作者真实经历的感受。一个完全躲在书斋里搞创作的人是毕生都写不出这种神来之笔的,因为任何在作者头脑中诞生的角色都不可能具备这样的生命力。尽管这感受的确来自契诃夫自身的真实体验,但放在这篇小说里真太合适了,写得那样逼真、细腻,再读多少遍也真叫同样写小说的我感到羡慕和嫉妒。短篇小说怎么能写得这样好呢?真想超越这样的小说家。

回答这个问题首先需要了解印象主义在文学中的应用特征。

20160917

印象主义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现代主义的一种重要手法,海德堡大学教授奇热夫斯基认为文学中的印象主义具有以下特征:

塞林格《我认识的一个女孩》(原标题:维也纳,维也纳)

1、总体画面的不确定性;

故事类型是男子爱上别人的未婚妻。歌德笔下的长篇小说,到了塞林格笔下,读起来又是另一种感觉。

2、对琐事和细节的关注;

这类故事用这种笔法来写,蛮好,蛮好。

3、拒绝形成思想,首先拒绝有教育意义的艺术成分,这类小说的目的是向读者传达作者的意图及其作品中的倾向;

20160924

4、营造总的情绪使读者在理性上或感情上感受到艺术表现的结果;

福克纳《献给爱米丽的一朵玫瑰花》

5、一些细小的特征和细节可以影响读者的感情它们是细微差异的情绪和轻描淡写的载体。

要命啊,这居然是福克纳33岁时发表的!我33岁时能写出什么样的小说?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印象主义文学,拒绝完整总结概括思想,而是通过对生活中变化事物,瞬间感受和细微情绪的记录,来传递情感。

印象主义作家寻找到新的方式去描写人和景,如“声、色、影”注重动态和事件的把握。

如问题所说,托尔斯泰曾指出契诃夫有印象主义者的特点,原文是:

“(契诃夫)看起来仿佛在随便涂抹手中的颜料,看不出这些颜料之间有任何关系,然而离得远一些,再一看,一个完整的全面的印象就产生了在你面前,就出现了一副艳丽不可分割的画面。”

在契诃夫的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其中存在大量印象主义的一种手法。

在情节结构上,契诃夫采用平淡无奇的开头避免冲突与高潮开放式结尾,来弱化情节,整体叙事结构灵活。

在自然景物描写方面用声色光影的罗列,展现如画的风景。

在人物描写方面,捕捉瞬间印象,描写朦胧印象以及通过印象变化来刻画人物展现深意。

本文将从情节结构、景物描写、人物描写三方面来回答印象主义手法在契诃夫作品中的表现。

01 印象式的情节结构

传统小说多用人物性格的直接冲突,或事态情势变化来推动情节的发展,由于叙表方式的创新,契诃夫小说很少用人物直接冲突来解决矛盾。

信息公开,叙事方式就是印象主义叙事,就如同印象主义画家不是根据规则,从画布的一端画向另一端,而是在他们认为合适的地方着墨一样。

契诃夫打破了传统小说结构的时空叙事、框架叙事结构,灵活分散杂乱无章。他总是选择一个平淡无奇的开头,最后以一个意外的结尾或者开放式结尾结束叙述从始至终避免冲突避免高潮。

比如小说《苦恼》的开头:

“暮色昏暗。大片的湿雪绕着刚点亮的街灯懒洋洋地飘飞,落在房顶、马背、肩膀、帽子上,积成又软又薄的一层。车夫约纳·波塔波夫周身雪白,像是一个幽灵。他在赶车座位上坐着,一动也不动,身子往前伛着,伛到了活人的身子所能伛到得最大限度。即使有一个大雪堆倒在他的身上,仿佛他也会觉得不必把身上的雪抖掉似的……他那匹小马也是一身白,也是一动都不动。它那呆呆不动的姿、它那瘦骨嶙嶙的身架、它那棍子般直挺挺的腿,使它活像那种花一个戈比就能买到的马形蜜糖饼干。它多半在想心思。不论是谁,只要被人从犁头上硬拉开,从熟悉的灰色景致里硬拉开,硬给丢到这儿来,丢到这个充满古怪的亮光、不停的喧嚣、熙攘的行人的漩涡当中来,那他就不会不想心事……”

在这个开头里,我们得知了时间、地点、天气、人物和他的职业以及现状,所有生活中最稀松平常的场景,但在我们面前已经出现了一副生动的画像。

传统作家喜欢刻意创作惊奇且紧张的开头,用以吸引读者注意力,而契诃夫刚好相反。他的其他小说如《草原》《新娘》等也是如此写法。

契诃夫打破了传统小说的叙事方式,他更注重捕捉人物在特定场景下的情绪情感,而弱化情节和人物性格,避免高潮和情节发展。

如《万卡》这篇小说,全文都是从一个9岁男孩万卡·茹科夫的视角去审视这个世界,写了他的情绪、对爷爷的思念、在地主家的煎熬。小说没有明显冲突,只有万卡的内心戏。

契诃夫采用书信和叙述穿插的方式,平缓的叙述,我们等待着爷爷收到信后的情况,等待着情节的发展,然而故事戛然而止,这是一封无法收到的信。

即使没有冲突,没有高潮,我们依然感受到万卡忧郁苦闷的情绪,同情他的贫苦命运。

契诃夫已然把握了文章里的情绪,调动起读者的感受。

在对结尾的处理上,契诃夫经常采用开放式结尾或者出奇意外式结尾,如同印象主义音乐的留白,此时无声胜有声。

例如《带小狗的女人》讲述了一个有妇之夫和有夫之妇的婚外恋故事。故事的结尾写了两个人的一次偷情,安娜去莫斯科见古塞夫,对于两个人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地下情和长久不能见面的现状,安娜哭了,两个人一起商量如何解决这不堪忍受的现状。

两个人的相爱是隐藏在公开生活之下的秘密,而这段爱情在短时间内并不会结束,该如何从这桎梏中解脱出来呢?婚外恋情该何去何从如何解决呢?

契诃夫没有给出明确答案,而是留下了一个开放式结尾:

新生活就要开始了,最复杂、最艰难的道路才刚刚开始。

02 印象式的景物描写

印象主义作家之所以被称之为印象主义,最主要的是其从印象主义画家那继承来的景物描写方式,用声、色、光、影的罗列展现不一样的世界。

印象主义作家以新的视角看世界,以新的感受体验世界,重新定义了“人与自然”的关系。

同传统作家不同,自然景物描写在契诃夫的小说中已经不仅仅是作为背景或者是烘托气氛出现,而是生灵活现的,仿佛铺展开来的一幅画。

契诃夫是擅用声、色、光、影的大师。他笔下的大自然有斑斓色彩的重叠,有动静结合的生动,仿佛泼墨纸上生灵活现。

例如《大学生》里的开头:

“起初天气很好,没有风,鸫鸟噪鸣,附近沼泽里有个什么活东西在发出悲凉的声音,象是往一个空瓶子里吹气。有一只山鹬飞过,向它打过去的那一枪,在春天的空气里,发出轰隆一声欢畅的音响。然而临到树林里黑下来,却大煞风景,有一股冷冽刺骨的风从东方刮来,一切声音就都停息。水洼的浮面上铺开一层冰针,树林里变得不舒服、荒凉、阴森了。这就有了冬天的意味。”

这一段描写了冬日般的早春。声音描写从静到动,飞鸟的动静,活物悲凉的声音,枪声,风声,静止。这一连串的声音描写活灵活现的再现了早春时节依然寒冷荒凉的俄罗斯郊外风光。

傍晚树林里黑下来,又为这幅图画添加上浓重的黑色,笼罩上荒凉、阴森、不舒服的感受。

在我们面前似乎出现一幅暗色调的冬日图画,树林、沼泽、鸟、猎人,甚至我们都能“嗅到”冬天的味道。而这寒冷的早春又同结尾处他内心世界里对幸福的渴望、对生活的期望产生对比。

契诃夫笔下的自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随着人的主观印象以及情绪变化发生瞬时的转变。

他对景物的描写着重的不是景物本身,而是主人公对景物产生的印象和感觉。这就呈现了超越景物本身的生动、真实、瞬时的印象,使得自然景物也丰富多彩起来。

例如小说《姚内奇》,姚内奇第一年来到省城时,爱慕图尔金家的科季克小姐。小姐捉弄他,约他晚上11点去墓地约会,还年轻、还没有发福、还热烈渴望着爱情、陷入爱情憧憬里的姚内奇,眼中一切都是温柔的,即使是深更半夜郊外阴森森的墓地在他眼里都是另外一幅天地:

“这里的月色无比美妙柔和仿佛这里是月光的摇篮’这里没有生命绝对没有可是每一棵黝黑的杨树每一座坟墓都让人感到里面隐藏着能揭开平静美好永恒的生活的奥秘。”

原本阴森可怕的墓地,由于主人公深陷爱情之中而变得美好,我们仿佛也看见一幅画,一片黑白色调的墓地中,有柔和的月光,和笑意盈盈的等待爱人的姚内奇。

在契诃夫的作品中有一系列以草原为主题的小说如《六月二十九日》《幸福》《哥萨克》以及中篇小说《草原》等这些小说中或多或少的涉及到了草原的景物描写,或者以草原为背景发生的故事。而这些描写不仅展现了草原独特的美,也对理解小说深意提供了帮助。

草原同人一样,有了思想和感受,仿佛一跃纸上,生动了起来,这也是契诃夫被称为“草原歌手”的原因。

03 印象式的人物描写

一般来说,传统的人物描写是对其外表的描写,即:

身体的、先天的,也包括年龄上的特征以及人的外貌上所带有的一切,由社会环境文化传统和个人服装与打扮发型、化妆所形成的一切。

同传统小说的人物描写不同,契诃夫的小说具备另外的特点,他的肖像描写同传统作家有显著区别。

他用变化的瞬间印象和不确切的朦胧美来刻画人物,人物的形象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相反是随着主人公年龄的增减、情绪的变化、心理心态的变化而变化。并且对人物的描写存在模糊性和不确定性并不会确定的去定义某个人。

比如在《带小狗的女人》中对安娜形象的描写。首先出现了关于她的传言,为她的出场渲染了神秘和朦胧感:

“据说有一个带小狗的女人出现在堤岸上之后古罗夫亲眼见到了带着小狗散步的她:年轻、金发、不高、孤身一人、带着小狗、一天几次、不知道是什么人,这是古罗夫对安娜的第一印象。”

对她的描写是很随意的,朦朦胧胧,不是那么真切,只知道是一个带小狗的女人。契诃夫对安娜的肖像描写是有层次的:

首先,听说有这么一个带小狗的女人;其次亲眼看到她,年轻的金发女人;再几次碰见她,对她的印象一层层推进,给读者留下了这个“带小狗女人”的印象:

传统小说中常出现的轻佻贵妇人。

契诃夫没有写她有张什么样的脸,穿什么样的衣服,而是古罗夫对她的印象,一层层的拨开了这个女人的面纱。

剧情继续推进,古罗夫为安娜来到彼得堡,在剧院里他一眼望见安娜:

“他这才清楚地意识到如今对他来说,全世界再也没有一个比她更亲近、更宝贵、更重要的人了。她这个娇小的女人,混杂在内地的人群里,一点儿出众的地方也没有,手里拿着一只俗气的长柄望远镜,然而现在她却占据了他生命的全部,成为他的悲伤,他的欢乐,他目前所指望的唯一幸福;他听着那个糟糕乐队的演奏,听着那粗俗、低劣的提琴声,暗自想着:她多么美啊。他思索着,幻想着。”

通过古罗夫的眼睛,我们更进一步了解了这个带小狗的女人,就是一最普通的女人。同第一印象的冷眼旁观不同,由于古罗夫的爱情使她变得那么的特别,安娜已经变成他最亲近、最宝贵、最重要的人了。

由于古罗夫内心的变化,安娜的形象也跟着变化,她的形象是流动的、动态的。

在我们面前仿佛也出现一幅画像:

在拥挤的剧院里,古罗夫正目视着一个拿着望远镜的贵妇人的背影。


19世纪末20世纪初是俄国文学史上的分水岭,而契诃夫正是一个处于分水岭的划时代作家。

他继承现实主义优良传统的同时,还吸纳了许多非现实主义元素其中就包括印象主义。这种艺术表现手段在契诃夫的创作中占据重要地位。

契诃夫在作品中,总能够捕捉到细节、瞬间,转化成鲜活的印象,并且赋予这些印象象征意义,渲染氛围,突出情感,达到美学效果。

谢邀!

契诃夫小说结构
的印象主义特色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平淡无奇的开头;印象式的情节安排;无结果的结尾。
一平淡无奇的开头 :徐祖武先生把契诃夫作品的开头归为两种常见的形式:
一是开门见山式的; 二是开门不见山即曲径通幽式的。 但无
论哪一种形式的开头, 它们都在不知不觉中以异常平淡的语
言及标点符号自然地交待出了故事的背景、人物活动的场
所、周围的环境、氛围等等。他用一句一顿式的语言,描绘
出了“听得到的颜色”和“看得到的声音” ,为整个作品奠
定了一个基调和氛围。二印象式的情节安排:印象主义文学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善于捕捉瞬间,
抓住生 活的一个或几个断面来写, 这些瞬间印象有如一组组电影特
写镜头连在一起。 同时, 这些片断印象又总是鲜明而最富特 征的,
因而能激发起人的头脑中每一个相关的印象组, 给人 非常大的想象空间,
使一篇短文在内容上能与几十万字的长
篇媲美。契诃夫在其短篇小说中非常突出地运用了这种方 法。三无结果的结尾
:印象主义文学主张客观真实地进行创作, 往往在作品中
留下许多空白让读者自己去填充, 契诃夫也是这样做的。 他
不带一丝主观偏见地去叙述日常琐碎之事, 往往在不经意间 提出问题,
而当小说结尾时,也没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第一回听这个说法,个人猜测,契诃夫的描写不似传统现实主义,不求细节的琐碎细致,不还原生活的质感,而漫画般把重要特征夸张呈现,也如印象主义色彩斑斓,却不拘细节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